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摄影 > 正文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

时间:2020-10-01 20:51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美

核心提示

我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,非黑即白的,喜欢了就全心全意,不喜欢绝不会假意迎合。陈音跟我说这话的时候,是17年除夕的深夜,我们刚刚把姐姐送走,沿着小路往回返,抬眼处,莫上隐的灯火在寂静的深夜里格外温暖。

我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,非黑即白的,喜欢了就全心全意,不喜欢绝不会假意迎合。

陈音跟我说这话的时候,是17年除夕的深夜,我们刚刚把姐姐送走,沿着小路往回返,抬眼处,莫上隐的灯火在寂静的深夜里格外温暖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)

这次来莫干山,纯属一时兴起。姐姐一勾引就搭着文婷和敏敏的便车日行千里赶来了,八个小时车程,我只负责吃吃睡睡,上午还在大日照吹海风,下午就妥妥的在莫干山和姐姐一起插花了,让我惊叹的不是空间的转换,而是缘分的奇妙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)

十二年了,还是第一次和姐姐一起过年,此时的姐姐正是莫干山各大民宿争抢的管家,她就是这样,不论做什么都能做到风生水起。姐姐这次安排我们住莫上隐,她说比较各大民宿来看,莫上隐算得上是内外兼修的,那个调调我肯定喜欢。

果然。

车子沿小径蜿蜒而上,蓝天白云下,翠竹环绕中,黛瓦白墙的莫上隐就那么亭亭的娟秀着,第一眼,不是惊艳,而是舒服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6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7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8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9)

姐姐带我们进来办入住手续,见到柜台里面忙碌着的陈音,淡淡笑,不多言,举手投足间却都是关照之意。再环顾四周,却见每个角落里皆是用心,处处不经意却处处都是味道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0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1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2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3)

当下欢喜。沿木梯拾阶而上,楼道里原木的色调柔和悦目,装饰简约细致,通透的空间感让人满心舒服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4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5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6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7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8)

待打间的门,才当真是惊艳了。阳光撒了满屋,窗外是山竹环绕连绵起伏的群山。这也太美了吧!文婷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19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0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1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2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3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4)

年夜饭就在客厅,我们几个、姐姐、小军、广州来的姑娘靛靛和父母,青岛来的义工楠楠,还有莫上隐的主人阿权、陈音。这不是第一次在外面吃年夜饭,却是第一次和这么多熟悉的、不熟悉的朋友一起,窗外有零星的鞭炮,室内有欢笑声声,大厨阿涛的手艺很棒,明明是异乡,明明身在客栈,却吃出了家常菜的味道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5)

阿权热情,一杯一杯劝酒,阿音起初忙着上菜,我们吃的差不多了,她才肯和楠楠一起就坐,中间姐姐数次喊她坐下吃饭,她始终说,楠楠还没有坐下吃呢,我要陪她一起的。我以为楠楠已经在这里做义工好久了,后来才知道,她只比我们早到一天,而且是她第一次做义工,我们都说楠楠好福气,第一次就遇到这么好的老板娘。话说,楠楠做的蛋糕好好吃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6)

吃过饭一起守岁,文婷她们自去喝茶逗乐,其他人继续喝酒。阿权拿了私藏的各国啤酒,阿涛变出虾干、虾姑下酒,一桌子人,喝酒说话,谁也没有提及,却不知怎么的,慢慢的就难过起来,也许每个人的背后都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,每个人的心里都一个不能触及的伤痛,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不容易。姐姐有些醉了,阿权使劲讲笑话逗她乐,我和阿音只是静静的揽住她的肩膀。阿音说,姐姐,我希望你过的轻松一些,不要那么辛苦。我什么也没有说,但没有人,比我更希望姐姐能够幸福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7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8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29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0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1)

夜深了,小军护送姐姐回山居图,我和阿音去送。夜风清凉,情谊却暖,我拍下了四个人的影子,小军沉默的搀着酒醉的姐姐,我和陈音走在一边。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刻,眼泪忽然涌了上来。我明明滴酒未沾,却感觉也是醉的。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,也许是这里的人情太温暖。这个除夕,莫上隐的夜,注定难忘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2)

送完姐姐往回走的路上,阿音挽着我的胳膊说,我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,非黑即白的,喜欢了就全心全意,不喜欢绝不会假意迎合。我说,是的,所言所为,定是心甘情愿,虚情假意做不来的。其实人和人之间真的很奇妙,同频的人,何需太多语言与交流。

第二天赖到很晚才起,一路逛去山居图找姐姐,山居图的客厅实在震撼,阳光清透的洒照在一排排的藏书上,韵味悠长,喜欢极了。难怪姐姐在山居图和莫上隐之间如此纠结,当真都是好去处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3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4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5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6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7)

吃过午饭,姐姐带我们逛民宿,一路闲逛,风景赏遍。每家民宿的特点不一,每家民宿都寄托着民宿主人的一个情怀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8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39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0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1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2)

靛靛是个很安静的姑娘,带点小腼腆的样子,拿着手机角角落落的拍照,我起初不以为然,后来发现她拍的照片真的好有味道,爱死。老爸活泼,爱与我们说笑,老妈最好玩,只会讲广东话的,有时候跟我们讲半天,我只好很无辜的说,阿姨你讲什么我听不懂?于是就加手势比划,但最后连猜带蒙意思都还差不多。他们一家在一起的感觉特别好,是相互宠爱的,老爸老妈讲起靛靛来,满眼都是自豪。这是靛靛用航拍器拍的合影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3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4)

逛到累了,再回莫上隐的时候,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。楠楠在做蔓越莓曲奇,满屋都是诱人的甜香味道,陈音给我们泡了咖啡,又过来帮楠楠做烘焙,时光静谧,自在美好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5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6)

嗯,自在。莫上隐给你的就是这个如回家般的自在感。让你可以放下所有戒备和伪装,来与这个世界温柔相对。

姐姐说,莫上隐的所有设计、装修都是阿音自己一样一样来做的,包括每一件家具、每一个小物件也都是亲自挑选摆设,我忽然觉得好羡慕,因为她可以把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7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8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49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0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1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2)

第二天就听到姐姐几经纠结决定留在莫上隐帮忙的,我们都一致欢呼,一个是因为真的很喜欢莫上隐,另一个就是因为阿音的一片真情。她总是说,我们不是一定要留姐姐给我们做管家,而是要让姐姐和我们一起更好的生活。你说,这世间,还有什么比情谊更加动人?莫上隐,也正是因为女主人的这份不伪饰的真情才让有缘的人有归家之感吧?

阿权带我们到农庄午饭,好一个静幽的去处,她们都撒欢的玩,靛靛甚至拍到了老爸这么美的划船照片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3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4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5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6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7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8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59)

吃过午饭就该踏上规程了,如此匆匆,又如此难忘。临别和姐姐轻轻拥抱,像每一次那样。我知道日后我会想念,想念在这里偶然遇见的每个人,想念除夕夜的陪伴,想念陈音那杯让我整夜失眠的咖啡,想念在阳台上喝茶看云的闲适,想念客厅里弥漫的点心甜香,我也知道,日后我会再来,因为姐姐在这里,因为这里有家的味道。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60)

也许是莫上隐的蓝调太舒缓(图61)

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镇庙前村马坞里9号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蓝调

蓝调(英文:Blues,解作“蓝色”,又音译为布鲁斯)是一种基于五声音阶的声乐和乐器音乐,它的另一个特点是其特殊的和声。蓝调起源于过去美国黑人奴隶的灵魂乐、赞美歌、劳动歌曲、叫喊和圣歌。蓝调中使用的“蓝调之音”和启应的演唱方式都显示了它的西方来源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