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热点 > 正文

和很多山里的村庄一样,洪水退去,车田村及周边村子的一些年轻人,积水已经逐步退去

时间:2020-07-14 20:26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狐

核心提示

新京报讯(记者 曹晶瑞)洪水退去后的第6天,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大鄣山乡车田村村民正忙着收拾家里的“残局”一场洪水过后,村民的房子被淹了,车子被泡了,一些庄稼地也未能幸免,尤其对于地势较低处的村民来说损

新京报讯(记者 曹晶瑞)洪水退去后的第6天,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大鄣山乡车田村村民正忙着收拾家里的“残局”一场洪水过后,村民的房子被淹了,车子被泡了,一些庄稼地也未能幸免,尤其对于地势较低处的村民来说损失更为惨重。尽管如此,相比邻近村子或是仍被洪水围困着的人,车田村算是幸运的。“这种时候,能保住命比什么都重要。”村民吴铭(化名)说的是心里话。7月8日中午11时开始的一场持续强降雨,让车田村以及邻近的菊径村、黄村、古坦村等昔日旅游村在一夜之间成了“水中村”

和很多山里的村庄一样,洪水退去,车田村及周边村子的一些年轻人,积水已经逐步退去(图1)

洪水流经大鄣山乡菊径村。受访者供图

在村里住了几十年 从未见过这样的雨

7月8日中午11时,阴霾的天空开始下起雨,和往常的雨不同,这场雨一直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“我们这里每年雨季都会下雨,但都是断断续续下的,从不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。”村民吴铭向新京报记者说道。

大概是意识到这场雨有所不同,当日下午5时,村民就在村里见到了备岗的救援人员。

和很多山里的村庄一样,洪水退去,车田村及周边村子的一些年轻人,积水已经逐步退去(图2)

洪水经过车田村大街。受访者供图

“从晚上6点开始,雨量突然增强,而且下了好一阵都没有停或减小的意思。街上、家里都开始积水。”吴铭和家人们开始有些不安。“也不敢出去,就躲在家里避雨。大概7点多的样子,我家就已经积水比较严重了,最深的时候已没过膝盖。”吴铭说,在村里住了几十年,他从没见过这阵仗。

车田村依山傍水,村民家的地势自然有高有低,吴铭家在村里算是地势较高的,家里积水已然如此,不知其他乡亲家里如何了。

村里停水停电 村民吃泡面和囤粮

当晚,受降雨影响,村里停电又停水,吴铭拿出了家里的泡面直接干吃,就算对付了一顿晚饭。之后和村民们谈及此事,才知道,原来大家当天的晚饭基本都是靠泡面或储备食材对付过去的。

一袋方便面已经吃完,窗外的雨声依旧强烈,吴铭时不时起身站到窗边,查看外面雨势情况。“当时也害怕,可是怎么办呢,听天由命吧。”吴铭之后才知道,村里人当晚其实都有些害怕了。

“好在这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。”吴铭称,当晚8点多雨量开始有减小的趋势,大概到晚上9点,雨就完全转换成小雨了。

“心里还是不踏实。”7月9日凌晨2点,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,积水已经逐步退去,吴铭起身,拿着手电筒走出了家门,到街上查看情况。“街上一片狼藉,好像能冲走的都冲走了。我家车的仪表盘、座椅上都是淤泥。”吴铭向新京报记者描述起当晚的场景。

和很多山里的村庄一样,洪水退去,车田村及周边村子的一些年轻人,积水已经逐步退去(图3)

被洪水冲毁的车田村小广场。受访者供图

据低洼处村民讲述,当晚,家里的积水约有两米深了。车田村村民家的房子多是两层或两层半,两米深的水几乎把整个一层淹没了,村民只好躲在二层。

淅淅沥沥的雨整整下了一夜,对于车田村村民们来说这注定是一个难眠夜。

据当地发布的数据显示,7月6日14时至7月9日00时婺源县普降大到暴雨,全县平均雨量267.6毫米。以大鄣山564毫米为最大。

村里有电但停水三天 村民上山打水喝

7月9日一大早,雨停了,大多数村民家里的积水也基本退去了。

村民在村里相遇,便开始攀谈起昨夜的这场雨和家里的情况,有的则着手收拾起被大水“洗劫”过的家,家住低洼处的和开店的损失最为惨重。

和很多山里的村庄一样,洪水退去,车田村及周边村子的一些年轻人,积水已经逐步退去(图4)

车田村受损房屋。受访者供图

雨停后村里的电就恢复了,可是水却一直停了三天。

这期间,村里家家户户开始了拎着水桶到水沟边抬水喝的日子。“这也算是喝上了‘农夫山泉’”吴铭告诉新京报记者,村里有几个小水沟,以前没有自来水的时候,大家都是拎着水桶到水沟边取水喝。“水沟里的水都是从山上流下来的,还算清澈。”

洪水过后,村民们还是很注意引用水安全的,宁愿多走几步路也会到地势高一些的水沟取水。吴铭每天往返两次打水,距离他家最近的水沟要徒步300米,住在地势低的村民则要走得更久一些。

七旬老人独居在家 村民帮录报平安

解决了水电问题,还有一项“任务”便是向在外乡的亲友报平安。和很多山里的村庄一样,车田村里年轻力壮些的都外出打工了,留下来的多是老人妇女和孩子。这次洪水,和邻近的菊径村、黄村、古坦村相比,情况好很多。听闻村里后,车田村及周边村子的一些年轻人,在第一时间赶回家中帮忙。不过,由于一些地方信号一度中断,村里人和在外的家人便失去了。

“由于洪灾,大鄣山部分地区的通信网络损坏,与在外就业的家人朋友失去。如果我朋友圈里有好友跟家人失去,本人愿意代为。如有需要请私聊。”7月13日,吴铭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。

与吴铭相熟的一位7旬老人平日独居在村里,老人身体还算硬朗,儿女便都到大城市去打工了。洪水退去后,吴铭前往老人家中探望时,拍下发给了老人的儿女。在外的儿女们正心急如焚时见到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,对吴铭也是万分感激。

和很多山里的村庄一样,洪水退去,车田村及周边村子的一些年轻人,积水已经逐步退去(图5)

被洪水冲过的农田。受访者供图

车田村村民主要经济收入是水稻种植和茶叶,一些低洼处的水稻因被洪水“洗劫”或许会影响收成。7月14日,洪水退去后的第6天,村民们一直忙着重建家园,还未来得及到田地里查看庄稼的情况。另外,洪水退后,通往附近大城镇的路基本恢复,村民也能外出采购了。

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为化名

新京报记者 曹晶瑞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吴铭

吴铭,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事业部经理,负责招标、采购服务器、选择广告合作伙伴等工作。2016年9月13日9时30分,海淀法院对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,被告人王欣、吴铭、张克东、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。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,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