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内游 > 正文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

时间:2020-01-14 16:19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狐

核心提示

在南京,如今有比夫子庙更值得去的历史街区,它就是相距不远的老门东,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。我这么说丝毫没有否定夫子庙的意思,对夫子庙我也是钟情的,去过多次仍不厌倦。我的本意是说,如果要看南京百年前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)

在南京,如今有比夫子庙更值得去的历史街区,它就是相距不远的老门东,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)

我这么说丝毫没有否定夫子庙的意思,对夫子庙我也是钟情的,去过多次仍不厌倦。我的本意是说,如果要看南京百年前的模样,老门东不失为一个好去处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)

心之最,城之南,最城南,是门东。都说秦淮河是打开江南的一把钥匙,而老城南是古都南京的根,老门东则是根之深处的经脉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4)

老门东是南京老城南地区的古地名,位于秦淮区中华门以东,与老门西相对,与夫子庙相望,具体位置就在剪子巷和箍桶巷交界处那一带,坐地铁3号线武定门站下,2号口出来沿马道街往西步行500米到达门东牌坊,也可以坐33路公交车于琵琶巷站下,步行200米即到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5)

门东早在三国时期就有人居住,从剪子巷、箍桶巷、洋珠巷、扫帚巷、养虎巷等等这些古老地名就可以看出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6)

老门东现在是返老还童,市区两级政府按照它先前的模样进行了修复,修缮后的建筑多为清朝和民国时期的,再现了当年的原貌,每一处仿佛都在叙述着那年的风光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7)

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洗尽了铅华,多了几分静谧,少了几分喧杂,老门东在霓虹灯的装点下有几分娇美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8)

老门东历史街区由一条主街和两边的几条支巷组成,如果只逛主道,10分钟就完事了,但是进入到巷子里,那需要的时间可就长了去了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9)

古街活起来了,两侧的民间工艺店密布,有金陵刻经、南京白局、手制风筝、布画、竹刻、剪纸、提线木偶等民俗工艺展示,是一处了解南京历史文化的好地方,也是一个研学游的好去处。这里的手制风筝、布画、竹刻、剪纸等民俗工艺品都是拿得出手的伴手礼,感兴趣的小伙伴果断剁手去吧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0)

转入一条巷子,撞见一间画室,富龙我佯装半懂的样子进了屋,看到他们几个都在埋头创作,赶紧识趣地退出门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1)

冒失地进了一家女生专卖店,店内高悬的“不可男女越界”不敢苟同,其他的劝诫,我倒是都赞同的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2)

走在老门东街头,最靓丽的人文风景要数满大街的汉服美女、帅哥,他们的出现让这条古街生香了起来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3)

幽深宁静的小胡同里,走来了时尚年轻的美女,不时的用手机,现代商业与古街融为一体,古老中透着时尚,宁静又不失繁华,这个街区实在是好的难以用词来形容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4)

汉服控的小妺妺,衣袂,享受众目聚焦之乐趣,得瑟吧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5)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6)

曲折的巷子里隐藏着不少小店,依旧是南京不变的文艺范儿,几株花花草草,也能摆弄得很有味道,深得文艺范的喜爱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7)

随便一条街,或是一处庭院,都让人瞬间穿越国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8)

埋在淤泥里的五块石板,被阳光照见,恢复了它的“五板桥”原貎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19)

虽然有些景致不是原汁原味了,但看的人并不在意,况且这里的考棚、边营、芥子园等还是颇有来历的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0)

去上江考棚看看,想像一下自己60岁时中了状元后心情会怎样的狂喜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1)

去老门东的全是年轻人,偶尔遇到一两个老人必定是其子女带去的,弄得我不好意思在街巷里久逛,好像我做错了事的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2)

和许多古街一样,老门东吃喝玩乐都有,价格相对夫子庙便宜一点,环境也干净整洁的多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3)

先说吃。无论在主街上,还是支巷里,都不乏各种网红饮食店,似乎店店很诱人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4)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5)

还有“瓦库”店,任我咋展开想像的翅膀,都没料到是个喝茶的地方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6)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7)

小郑酥烧饼店、蒋友记店、蓝老大糖粥藕店三家并列而立,论名气它们都没在CCTV打广告,可酥烧饼店门口的队伍怎么这般长呢,我只能绕开了,根本不想排啊...,要好这一口的才有排队的动力。物美价廉没错,到底值不值则取决于各人了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8)

南京人都不吃鸭血粉丝了,但我不是南京人啦,当然得来一碗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29)

还是原来的味道,百年不变,难怪金陵人吃腻了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0)

那不妨换换口味,北京爆肚等天南地北的美食令你吃到撑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1)

鲁迅家乡的“咸亨酒店”赶来分流食客,茴香豆等都坚持从原产地绍兴运来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2)

星巴克也入驻了,改了一点性格,口感本土化了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3)

“冠生园”“谢馥香”等名店纷纷前来扎根,抢占先机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4)

虽然离最近的地铁站、公交站都有点距离,进出不是很方便,但旅人们似乎并不计较,每天有不少人前来老门东投宿,这里开了10多家民宿,家家有特色,家家有揽客的招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5)

再来说乐,古街上有家院,这个季节走进院,消遣又避寒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6)

喜欢相声的,也有去处,德云社就在主街上,安排,那是制造欢乐的地方,晚场是,有的游客在门口打卡拍照,有的则朝里张望节目单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7)

我也随大流地察看了一眼,当晚没有郭德刚等大牌明星。

从此不再是只记得逛夫子庙了,相比夫子庙一带的商业化,这里曾经是重要的商贸和手工业的集散地(图38)

主街的尽头便是一堵高高的长长的古城墙,那是南京的一本厚书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夫子庙

夫子庙是一组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,历经沧桑,几番兴废,是供奉和祭祀孔子的地方,中国四大文庙之一,被誉为秦淮名胜而成为古都南京的特色景观区,也是蜚声中外的旅游胜地,是中国最大的传统古街市。夫子庙不仅是明清时期南京的文教中心,同时也是居东南各省之冠的文教建筑群。夫子庙始建于宋,位于秦淮河北岸的贡院街旁,庙前的秦淮河为泮池,南岸的石砖墙为照壁,全长110米,高10米,是全国照壁之最。北岸庙前有聚星亭、思乐亭;中轴线上建有棂星门、大成门、大成殿、明德堂、尊经阁等建筑;另外庙东还有魁星阁。范蠡、周瑜、王导、谢安、李白、杜牧、吴敬梓等数百位著名的军事家、政治家、文学家有这里创造了不朽的业绩,写下了千古传诵的篇章。历史上的夫子庙曾四毁五建,最后一次毁于1937年日军侵略的炮火。自1984年复建以来,夫子庙已接待游客一亿多人,平时日人流量在10万人次以上,节假日在30万人次以上。

网友评论

最新新闻